Rosenblatt感知机

进实验室也有半个多月了,一边读导师给的paper,一边找书系统地学习machine-learning,一边在恶补数学。开始一点点总结学到的知识。因为去拔牙,这篇总结也已经拖了好多天(这件事回头再说)。

Rosenblatt感知机(Rosenblatt Perceptron)是1958年由Rosenblatt提出的一种有监督学习(supervised learning)算法,是最简单的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的模型,就是一个简单的神经元(neural)。

继续阅读

这雨里 有合欢花的香味

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踏踏实实睡个安稳觉。

总算这里只剩下我自己。没有人会在深夜开语音,没有人会狂点鼠标,没有人会在床头突然点亮屏幕的灯。

明天再也没有紧张的考试。没有令人崩溃的选拔赛。没有让我心烦意乱的人。

没有什么赶不上的DDL。没有什么要早起要应付的课程。没有熬夜要写的大作业小论文。没有zxc那招人讨厌的脸。

没有什么神经衰弱。没有什么恶心不止。没有什么腰酸腿痛。没有什么失眠抑郁。

有的只是一场雨。一场淅淅沥沥的雨。一场虽然大但是不夹杂着雷鸣和风暴的雨。

也许透过阳光还能猛然发现。这雨里有合欢花的香味呢。

2016 广东省赛之后的闲扯

好久没写点正经的东西了。最近天天忙来忙去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我也要陷入这种生活模式了么。。)前两周打完了省赛之后就没有集训了,应该重新适应一下时间安排,老老实实准备期末复习,然后多学点新东西了。

校赛稀里糊涂连键盘都没碰拿了个Rank1之后感觉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弱比。在赛场上总会莫名其妙紧张然后犯下一堆奇怪的错误。GDOI回来的那个周末就是广东省赛了,然后我从四会回来的当天晚上就发了高烧,一直烧了一整天,以至于我去打省赛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病怏怏的(咳嗽的毛病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好起来),尽管如此我还是立下了“这场比赛一定要写代码”的flag。

开场之前照例去搬书搬模板,依旧是整个赛场携带资料最多的队伍……由于生病加上吃感冒药的副作用,精神状态始终特别飘忽。开场之后先去看第一题和最后一题。发现最后一题求递推数列,感觉没有那么水,然后队友们表示这东西循环节不是4么……然后图图去写,写完之后犹豫地多测了一组样例,交上去1A,不过错失了FB。(事后我们总结:赛场上,如果想抢FB就要稳准狠有自信直接交……)

A一堆队伍过了,是判断给定四边形是不是圆内接四边形。印象中可以托勒密定理,翻书,找不到。于是乎很生气直接推余弦定理圆周角相等写一发交上去1A。

B是一个构造,构造一个所有点度数为3的无向图。算了一下奇数个顶点肯定无解,图图告诉我偶数瞎构造就行然后我真的上去写了一发瞎构造。。然后没输出yes就交了然后WA,改过来之后还是WA,之后发现瞎构造是不对的……wmz想了一种所有点连成环然后对称顶点连接的方法。。交上去总算A了

换他俩上去敲题。我去读题。剩下的题目发现居然全是各种数学题。。这这这是玩死我们队的节奏咩……有一个裸的Polya定理,然后我去现场学习。学习一会之后图图告诉我这题他做过而且带了代码。。。那直接上去写好了我继续读题。

图图跟我说了一个题目,然后告诉他怎么二分比较好写然后他就去写了。发现一道树的题可想可做,然后wmz告诉我他打算去写然后我就不管了。然后继续读题,然后裁判说1006 rejudge了然后过了好多队伍。(出入某些原因我一直坚信这题是水题虽然图图告诉我看起来并不容易),我就去想,然后发现最优策略非常固定然后考虑二分然后又发现二分个鬼啊直接能推出公式。立刻告诉键盘前的图图让他马上A了这题,然后他的二分也顺利出了,wmz上去写树。

我和图图开始讨论数论题。wty在GDOI出了类似的题所以三队肯定会做。一二队的数学水平都超强。由于前期罚时崩盘所以我们能不能拿一等基本就看这道题了。还有一个Morse电码的大模拟我准备稍后去写。于是后剩下的题目就剩下三个了:数论、期望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神题

wmz卡得挺久的,A了之后换我去做模拟,然后他们两个开始鱼死网破拼数论了。模拟WA了两法,原因是输出少了个换行。。。至此全场的四发罚时全都是我交出来的,我也只能把锅甩给生病这件事上……(归根结底还是我太弱)。

剩下三题,不到两小时。我稀里糊涂地觉得期望可以搞,然后就开始跑过去推啊推啊算啊算啊无果。因为输入只有20种情况,想写一个随机实验然后把期望模拟出来然后打个表。于是我就去写了,跑出来发现连样例都对不上,然后我提交了打印然后查代码……他们两个上去一边研究一边写数论

仔细思考计算了半个多小时才发现是随机矩形的时候通过随机四个点坐标得到的矩形概率不等!然后上去改了一下,还剩一小时多点,开始跑,每个点跑$4\times 10^7$次随机实验……然后一边去等结果,他们继续调数论。表打出来之后发现精度差到了$10^{-5}$的级别,而且这东西也没个调整的方向,只能加大组数。感觉这题要放弃,于是乎跑到旁边睡觉以免打扰他们写数论。

最后封board之后终于过了数论那题,第八名,中大第四,送了口气开始聊人生。

今年中大把冠军丢了,不过我们队拒绝背锅毕竟我们都不是写数学题的料……第四名不用打补选赛,前十也不用打明年华工赛(而且我们今年华工赛已经拿了一大笔奖金了),校赛预选赛还拿了冠军……他们两个给我设想了下学期拿金牌找到妹子走向左大神的人生赢家的道路。。。GG

我们对这场比赛的题目非常怨念。前两天加训的时候我们做了一堆数据结构啦、图论啦、几何啦之类写得很happy的题目,然后到了省赛给我们一堆这个。。说到底我算是非常走运的,大一抱上了两条好大腿,不至于崩盘。

本来涵之师姐说好要承包我们队的气球不过还是漏掉了两个不开心==感觉我真的、真的是好幸运的人啊,尽管有那么多的挫折和坎坷,但是总是能够阴差阳错走向了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没时间说太多的话了……继续去看书学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