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think too much

一直打算写一篇反思。本来是想写数模国赛的反思,但是我不知道我究竟有多少话想要说,所以从国赛开始,说到哪算哪

这次国赛周四晚上开始放题出来,于是我和油油就在李洽的课上开始看题。看了一眼A之后就感觉这是一道物理相关的题,立马决定选择B(所以我们用一秒钟完成了选题,到比赛结束我们才知道A究竟写的是什么)。一直逃避物理相关的题是因为我们对物理都是一窍不通,而且这种东西成型或者类似的模型一般都比较常见,没什么乐趣(你够了,明明就是不会)。而统计这种东西只要结合一些现有的东西构建一套不太离谱的理论可以解释题目的现象就可以了,适合我们这种不会数学的嘴炮队伍。

那天晚上下了非常非常大的雨(我们都怀疑是洽洽的话筒闹的)。我一路狂奔飞回实验室拿回了那把无敌大伞,和油油挤着回去。当然我们两个人都有一把不太小的伞,但是效果不如两个人打那一把伞。我倒是挺想把手里没有用的伞借给路边哪个淋雨的人的。然而赶着回去开题。晚上把马叔叫出来在一饭讨论了一下。题目我就不想复述了,大概就是一个奇葩APP通过用户上传路边照片并给予用户一定报酬的方式收集信息(联想一下比如大众点评需要搜集门店照片之类的),然后告诉我们一堆会员的信息、一堆任务的信息让我们评估原有的定价方案,为何有些任务未能完成,然后调整定价方案使得任务完成率得到提升。

我们一开始就陷入僵局,认为一个用户可能会把任务包揽之类的。大家各回各家思考问题。我坚信问题给我们的坐标之所以是经纬度而不是抽象坐标是有用意的。找了第一个坐标看了看在深圳龙岗然后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当作任务目标的东西?然后因为看到经纬度数值相差很小还以为任务都集中在这一区域了(体现了三个人的地理知识是多么的匮乏)

油油用matlab画坐标散点图,我本来想用google map的api把所有点标注在地图上,由于本人的代码水平太弱于是试图换一个方法结果发现Office2016是 个 好 东 西!自带三维地球仪标注功能,于是target就确定在广州东莞佛山深圳了。花了好几个图发现了一些东西

不对。。。这好像是篇反思,为什么要讲那么多比赛的细节

周五本来打算早上在宿舍先整理一下然后去公教搞一搞,然后张老师威胁要点名于是就……中午跑各种聚类,下午把小姐姐的课翘掉,试图分段,然后又走远了。数据和我们设想的预期正好相反。

那不妨就反过来设想了,用经济学时间序列一个叫EMA的经典套路(是不是听上去很高大上其实……)然后周六就把前两问的东西都搞定了,当然我们破罐破摔用起了神经网络。他们负责吹水我负责告诉他们吹什么(一个人装弹两个人开嘴炮)因为我周六周日下午要上课加上周日起晚于是后两问拖到了晚上。据说要停电,不知所措躲到了集训队的新集训室,最后总算想起来应该怎么搞。极限写码+极限嘴跑+极限排版=我们三个。大学以来第二次为了打比赛通宵。五点半走在东校的街上,感觉自己来到了GMT+2……(然后回到宿舍发现yzq还没写完论文还没睡233)

因为我立下flag这次比赛死也不碰C++,而Python需要重启到Linux下,所以我又一次屈服于R语言脚下。你可以用MATLAB呀?就不。为啥?他们都用。因为我的R一年也就用这一两次,都得现学现查,卡卡顿顿最后还算顺利。要吐槽R语言里面有一个包的名字叫useful,我当时奇怪谁给作者的勇气起这么个名字。用过之后我发现,服服服服服服服服……

这次论文我就写了一个冗余版本的摘要拿去给Tony修剪,每一问的模型写了一个及其印象派的简述,基本上论文以及后来的符号形式化我都没参与,所以到最后一天瘫倒睡觉我都没看过我们的论文长个什么样子。后来看了看对两位老哥还是大大的赞,以后再有这样的比赛我就不插手论文(给我署个三作就是了)2333333

好了,该反思了。

从洽洽的课说起吧。大一的时候我就每天给李洽擦黑板,到了大三他还是让我擦黑板(伟诗: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去上课吧)很久很久没有认真听过课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有些老师真的很让我失望,或者我真的很对不起这些课程。

许多话到了嘴边,如鲠在喉。

大一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超认真的孩子,或者说像一个疯子那样拼命想做好每一件事情。现在却再也没有从前的魄力和勇气。

呃,未完待续

珍珠

“曾道是沙里珍珠难觅 却如今满天星辰是你”

很久,很久没有在这里留下只言片语了。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吧。每每想到有人会看到这里的文字,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并不是害怕别人了解我,我渴望着和信赖的谁把盏言欢,一语倾心诉衷肠。我畏惧的是,互相牵动着的忧伤,只会让世界陷入黑暗。

两年前,我写下这句淡淡伤感的文字。一瞬间脑子里浮现出这一句话。我想,我大概很容易对别人心生好感(容易么?),看着一个个背影,假装那就是我倾慕的谁,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第一眼美好的,谈笑中美好的,永远是美好的。

有些故事想永远在记忆里尘封,却不得已,影响了我余生的一切。当你学会了独立和坚强,你就永远不想成为谁的一部分,或是将什么看作自己永远无法离开的事物。有人把这叫做成长,但现在有人把它叫做长不大。于是呢?我相信自己。

我生来不是为了照顾别人,更不是来被别人所照顾。有人曾祝福我:愿你的岁月里安静平和,愿你享受你如诗般的孤独,愿哭和笑都是自己的。我希望的,有人陪我一起安静,一起孤独着,一起放肆地欢笑,一起叫嚣一起痛骂,一起无畏地奔跑,一起领略四季花落花开的精彩,一起走过北极到迟到的距离。而不是……无微不至近乎压抑束缚一般的所谓照顾,不是互相拉着到一片乌云下逃避尽管刺眼的阳光,不是心里珍贵的事物却被嫌弃着。爱情是一棵树上的花,它让世界变得美好。它不是这个世界本身。一个没有珍珠的蚌,仍然自在地,安静地生活着——从未哭过。

昨天爸爸来了广州,和他聊了我的现状。我不够无我,也不够自我。自以为是地觉得这是最好的状态,但却让自己陷入了无边的痛苦。既照顾不好,又没有办法拂袖离去。那么我,既对不起别人,更对不起自己。

“不要去责怪别人,因为哭和笑是自己的。”“不要去把没有来由的忧伤说给牵挂你的人,因为哭和笑是你自己的。”

responsibility is beyond emotion.

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真正冷血的人啊。或者,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真正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人啊。我宁愿做后者。

很久没有留下诗行了。不想写。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命运。每一年的三五月份,像是被诅咒一般,想留下一滴泪水。

明明只想留下一滴,却流下了一地。好难受

归途

在一条长长的路上往返,一次一次,就会渐渐地忘记,究竟哪个方向才是自己的归途。

很久没有在这里写些什么东西了。就像我很久没有认真努力地做些什么事情一样。用“没有时间”来掩饰庸碌而懒惰的生活。 这样子的一个学期,或者说是整个2016,。

大概无数人会在新年的时候后悔浪费的时间吧。不知怎的,我也渐渐成为这其中的一员,甚至觉得自己里好吃懒做,好高骛远这些属性越来越近了。我曾今自豪的勤奋和执着,如今又在哪里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