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

“曾道是沙里珍珠难觅 却如今满天星辰是你”

很久,很久没有在这里留下只言片语了。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吧。每每想到有人会看到这里的文字,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慌。并不是害怕别人了解我,我渴望着和信赖的谁把盏言欢,一语倾心诉衷肠。我畏惧的是,互相牵动着的忧伤,只会让世界陷入黑暗。

两年前,我写下这句淡淡伤感的文字。一瞬间脑子里浮现出这一句话。我想,我大概很容易对别人心生好感(容易么?),看着一个个背影,假装那就是我倾慕的谁,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第一眼美好的,谈笑中美好的,永远是美好的。

有些故事想永远在记忆里尘封,却不得已,影响了我余生的一切。当你学会了独立和坚强,你就永远不想成为谁的一部分,或是将什么看作自己永远无法离开的事物。有人把这叫做成长,但现在有人把它叫做长不大。于是呢?我相信自己。

我生来不是为了照顾别人,更不是来被别人所照顾。有人曾祝福我:愿你的岁月里安静平和,愿你享受你如诗般的孤独,愿哭和笑都是自己的。我希望的,有人陪我一起安静,一起孤独着,一起放肆地欢笑,一起叫嚣一起痛骂,一起无畏地奔跑,一起领略四季花落花开的精彩,一起走过北极到迟到的距离。而不是……无微不至近乎压抑束缚一般的所谓照顾,不是互相拉着到一片乌云下逃避尽管刺眼的阳光,不是心里珍贵的事物却被嫌弃着。爱情是一棵树上的花,它让世界变得美好。它不是这个世界本身。一个没有珍珠的蚌,仍然自在地,安静地生活着——从未哭过。

昨天爸爸来了广州,和他聊了我的现状。我不够无我,也不够自我。自以为是地觉得这是最好的状态,但却让自己陷入了无边的痛苦。既照顾不好,又没有办法拂袖离去。那么我,既对不起别人,更对不起自己。

“不要去责怪别人,因为哭和笑是自己的。”“不要去把没有来由的忧伤说给牵挂你的人,因为哭和笑是你自己的。”

responsibility is beyond emotion.

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真正冷血的人啊。或者,多么希望自己是一个真正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人啊。我宁愿做后者。

很久没有留下诗行了。不想写。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命运。每一年的三五月份,像是被诅咒一般,想留下一滴泪水。

明明只想留下一滴,却流下了一地。好难受

归途

在一条长长的路上往返,一次一次,就会渐渐地忘记,究竟哪个方向才是自己的归途。

很久没有在这里写些什么东西了。就像我很久没有认真努力地做些什么事情一样。用“没有时间”来掩饰庸碌而懒惰的生活。 这样子的一个学期,或者说是整个2016,。

大概无数人会在新年的时候后悔浪费的时间吧。不知怎的,我也渐渐成为这其中的一员,甚至觉得自己里好吃懒做,好高骛远这些属性越来越近了。我曾今自豪的勤奋和执着,如今又在哪里呢? 继续阅读

CUMCM2016:一次匆匆的比赛

本来没想打什么数学建模的(因为自认为自己的数学知识实在是欠缺太多了。连最基础的数学分析都没有修完,高等代数也是忘得一塌涂地。就跟不要提什么最优化、运筹学之类的高端货了)暑假的时候mjf找我要不要打,和qyy一起组一发,我一想反正我也是条咸鱼了,那就参加呗。没想到快到九月份,报名都快截止了,他居然还没去报名(喵???)。临时决定,报吧。然后就硬着头皮上了

一直到比赛前一周我们都不清楚这个比赛究竟是什么套路。试图组织几波内部学习也因为各种忙来忙去搁置了。【也就是说,到了赛前四五天的时候,我们才真正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继续阅读

Rosenblatt感知机

进实验室也有半个多月了,一边读导师给的paper,一边找书系统地学习machine-learning,一边在恶补数学。开始一点点总结学到的知识。因为去拔牙,这篇总结也已经拖了好多天(这件事回头再说)。

Rosenblatt感知机(Rosenblatt Perceptron)是1958年由Rosenblatt提出的一种有监督学习(supervised learning)算法,是最简单的人工神经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的模型,就是一个简单的神经元(neural)。

继续阅读